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晚风]年味  

2008-01-20 12:10:23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   

    传统意义上的新年,在北国雪花飘飘、岭南迎春花开的烂漫里,在一年一度春运的车票大战中,越走越近了。

    婆婆携带着满箱腊肉的香味,与一场故乡大雪的消息,外加上给我们每人一件手织的毛衣,似乎要把老家的年味随了火车一同捎来千里之外儿子的家,这温暖的南方。

    这些年,我们都是和老人一起过春节。因为考虑到交通与气候的因素,婆婆南下的次数多,偶尔我们也开车回去,走亲访友、马不停蹄地过上一个星期左右,再装上满车尾箱的故乡特产原路返回。遇上雨雪天,确是对体能及驾驶技术的一种考验。

    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;千门万户瞳瞳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王安石的这首《元日》,把人们过春节的气氛渲染得热闹、欢快。千年过去了,燃爆竹、贴春联的喜庆活动却依然如故。记得小时候,是父亲与兄长们自己亲手写的对联,还常常多写几幅送给近邻的乡亲。红底黑字,缕缕墨香,还依旧飘荡在久远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按照故乡的习俗,必须在冬至之后开始腌制的腊肉、腊鱼,总是在大年三十的团圆饭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所以是断不可缺少的。我想,散布在异地他乡的游子们,一定也会在过年时,怀念起家乡的那份烟熏火烤的味道吧。其实,追本溯源,那只不过是古代人们储存荤菜的一种办法,盐腌烟熏稍干后,可以保存得长久些。一年一度,“杀年猪”与“打糍粑”便成了迎春节两项最令人兴奋的群众性活动,也显露着人们生活的殷实。流传至今,做“腊菜”已经成了对往昔生活的一种追忆,是故意而为之了。

    年二十九,家家开始煮腊肉,不时有香味飘出,小孩会跑去厨房探探究竟,看能不能哀求大人先给撕下一块,解解馋。然后伙伴们一块跑去雪地里,打雪仗,此起彼伏地燃放散个的鞭炮。只是大年三十,天还未亮,睡意正浓,就得被叫醒吃年饭,所谓“越吃越亮堂”,寓意日子越过越好。堂屋的煤油灯,总挂得很高,一家人在摆放整齐的满满一桌菜旁的四张条凳上坐下,敬过祖先之后开始吃饭,可以吃慢些,还需有剩余,所谓“年年有余”。这天,禁忌很多,不许说很多特定的词句,不许打破盆碗碟勺。对此,我总是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春节,也许更多意义上,是属于孩子的。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过年代表着可以吃最好吃的食物、穿戴最新的衣帽、摆脱学习压力放肆地玩耍,很久没见的亲朋好友可以团聚,悄悄积攒着长辈们赏赐的压岁钱,哪怕只有几块,也已期盼很久,把内心盘算了多次的一个个小小的梦给圆上,兴奋一整个寒假。现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,吃穿不再局限于特定的时间场合,富足的日子仿佛天天都是过年。

    广东过年的习俗很有特色。除了逛大型迎春花市,提前领略“姹紫嫣红满园春”的盛况之余,除了家家户户新帖的对联,五花八门的装饰应有尽有,如大大小小的红灯笼、来年生肖的挂饰,金童玉女拜年画,财神关公辟邪符等等不一而足。一月前,各大小商场专柜早就摆放上了,喜庆的红色是主色调,其中利是封是最常见的。这儿的“逗利是”,与北方压岁钱稍有些区别。不论大小,没结婚者,都可以索讨利是,而多少是不论的,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。

    婆婆来的日子,总令我感到幸福。吃着地道家乡口味的饭菜,仿佛就是在老家过年了。她总是依照传统,帮我准备一台丰盛的年饭,很少让我插手。虽然没有故乡助兴的漫天飞雪,没有烧得旺旺的火炉,没有左邻右舍熟悉的乡音问候,年的味道,依然浓厚。

    因为亲人就在身边,因为温暖。亲情不正是年味么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0)| 评论(1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